R.

立冬第二日的下午

冬天,真的是要到了,坐在图书馆一楼,整个下午手都是冰凉。起身去接热水时,看到有女孩子已经用上了粉红色的热水袋。这里是杭州啊,今年的江南也冷的这么早。

秋,连深秋都要过去,可不是,看别人的动态才意识到昨日是立冬。距毕业还有两月,整日忙于不知是否有用的证书考试、没有职业规划、面试屡屡碰壁。有时候,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件事情。

和身边人说不得,就算说出口的也是自黑的玩笑,倒是和几个豆友相互鼓励。小5每次都给我打起、让我“冲鸭”;小南则是从哈尔滨到了青岛,再回家,去南京、天津,到处跑着面试。

有时也与D说起。她的话大多是在说,这段时间虽然幸苦,但等有了结果再回头看,就很轻松了。我自...

原本计划是早上改论文,中午出发,下午面试的。独自待在宿舍,论文看了半个小时后便没有心情再看下去,豆瓣里有帖子大家在抱怨今年的就业形势严峻,无论是社招还是校招都非常严峻。看得我心里不知所谓,更加没有看论文和看书的心情。只想蹲在阳台上发呆。

有时觉得非常幸运,偶然认识的一些小朋友和同龄的朋友,虽然大家都未曾见面,却在每日的点滴中慢慢熟稔,在我眼中,她们都非常可爱。


现在可能也是处于一个比较敏感的阶段,情绪起伏较大。原本还因为秋招参加得不清不楚,没有一丝着落而非常低落,现在又变得活力满满。每个白日,都要许多事情可以去做、应该去做,可不能太过消沉与懈怠。


2018年,整年都是多事之秋。就算如此,也只剩下了两个多月的时间。很多事情,都会在这短短的几十天内结束掉。没有答案,走在人生边上。

如果是关于哭泣

清晨,心态有点崩,想写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。

20分钟前,室友终于离开了。她中途和我说话、问我问题,我都只是一遍低头听歌和做题目,一遍回答。因为眼泪已经开始往下掉,只能低头,不然会被发现流泪。大概,又会被认为是一个冷漠的人。

起床时还好好的,出去买饭时也好好的,虽然懒却也还是劝自己抱了被子出去晒。回来后,又想起同学A让我帮他打印东西,这位同学经常把小事托给别人,我觉得烦和想拒绝,又想自己是不是小家子气。的确是小事,不想在这方面浪费口舌和情绪,想着在学校待的时间也不多了,便都会应着。

这几天也会经常想和室友之间的关系。室友,真的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。明明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,却又夹杂着生活、学习...

生活,好像也有一些小美好~~

傍晚趴在床上看豆瓣,有人发了京都红叶的照片,真美,很开心、也很感动,世界上有这样的风景,存在于这世间就很值得。

说起红叶,大概一年前这时候,我跟着一个日语电台读日语,有期节目是“小李的信”,内容大约是秋天到了,去京都游玩,看当地的红叶与去神社,又提到奈良,想起友人,凭信以念。

喜欢那个播主,这期节目听了许多遍。真是有些没出息,想到信间内容与此中风情,又有些想哭了。

生活不是因为美而美,因为内心可爱,才能看到这个可爱的世界。


看到自然

想流下亲切的泪水

昨天的状态还好,整天都无比亢奋。中午在自习室睡不着,晚上后来也失眠了,躺了半小时后歪着脑袋在黑暗中用kindle看书,看着看着再次睁眼便已然天色大亮。

今日待在自习室里看着电脑中excel里被自己建了一个又一个工作簿,为论文头疼、内心有丝烦闷。抬头能半米宽度的天空,浅蓝色的夏末天空一点都不能减轻我内心的灼热与着急。进度太慢了,到底还是八月在家待得太放纵。

发现一件忧伤的事情:

当我情绪波动大,想找别人聊一聊时。我再也找不到“别人”了。害怕太过亲密,又害怕亲密后的疏离。久了,就知道不碍事儿,天大的情绪都会过去。过不去的写出来,也就过去了。

五月几乎整月都在外面
独自在云南晃荡
浪了那么久终于又开始正常的生活了
回归自习室、食堂、寝室几点一线的生活

前两日杭城热得人粘腻
没怎么去有空调的图书馆 
在宿舍坐着头发都在半湿

昨夜终于落了雨
出去吃饭时还有点清冷
暗自骂自己出门不带脑袋
无伞也无外套

坐在路边吃完晚饭
慢慢绕了一圈走回经济楼
脑门上渐渐冒了细密的汗
终于回来了,真的正常了

总会有最好的安排

© R.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