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

小可爱

“沮丧时,穿漂亮一点。”

昨天的状态还好,整天都无比亢奋。中午在自习室睡不着,晚上后来也失眠了,躺了半小时后歪着脑袋在黑暗中用kindle看书,看着看着再次睁眼便已然天色大亮。

今日待在自习室里看着电脑中excel里被自己建了一个又一个工作簿,为论文头疼、内心有丝烦闷。抬头能半米宽度的天空,浅蓝色的夏末天空一点都不能减轻我内心的灼热与着急。进度太慢了,到底还是八月在家待得太放纵。

发现一件忧伤的事情:

当我情绪波动大,想找别人聊一聊时。我再也找不到“别人”了。害怕太过亲密,又害怕亲密后的疏离。久了,就知道不碍事儿,天大的情绪都会过去。过不去的写出来,也就过去了。

最近因为快递的事情,快要把我搞伤了。

五月几乎整月都在外面
独自在云南晃荡
浪了那么久终于又开始正常的生活了
回归自习室、食堂、寝室几点一线的生活

前两日杭城热得人粘腻
没怎么去有空调的图书馆 
在宿舍坐着头发都在半湿

昨夜终于落了雨
出去吃饭时还有点清冷
暗自骂自己出门不带脑袋
无伞也无外套

坐在路边吃完晚饭
慢慢绕了一圈走回经济楼
脑门上渐渐冒了细密的汗
终于回来了,真的正常了

看书总容易走神…

情绪难以自抑,和老板聊了几句后,立马就想哭出来。第一次对大理有这样的情绪,在懒咖的门外。老板娘出来问我冷不冷,端了一盘自家表妹从广东带的荔枝给我。

走过很多次,在懒咖门口的那个小桌子上。我戴着眼镜、对着电脑,眼睛飘向外面来往的匆忙旅人。没想到今天我是看自己,我成了那个匆忙离去的路人。

大理的雨声在深夜又大了起来,还有三天就离开了,无论是忙碌、是无聊、是悠闲、还是疲惫,这段时间,我都好像只是从杭州跑到云南做了一场没有理由、也没有结果的梦。

总会有最好的安排

© R.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