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

下午被要了身份证号码,我才知道明早是和领导去北京出差。

这么多年,自己也算是去过了很多地方,却真的唯独没有到过帝都。

没曾想,这第一次去,就即将在未知、忐忑和匆忙的出差中度过。

刚刚确认好明早约的出租、航班、天气,看地图时,却有点茫然了。放大又缩小,看到了天安门、看到了圆明园、一个xx湿地、甚至有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。

对这座城市太过缺少概念,放空了脑袋,也只是想到了史铁生先生写的《我与地坛》。脑海中,就是浮现出一幅画:有个男人在甚至茂密的树下坐着,应该是春日,不,是初夏。因为树已经非常绿,但那个男人还穿着长袖衫。有些时段人来人往啊,有些时段只有他一个孤独的背影。

这就是提起北京城,我...

评论微博上一位好友的年终总结,他写得可爱。一如往年的流水账。末尾讲到他爱去南京看话剧,极其喜欢南京,想日后去南京长久生活。我在那儿待了四年,也没怎么爱上,虽然现在也是极其喜欢南京城的秋日。说起话剧,倒是想起,一年前还是两年前时的冬天,在学校里报名去学活中心看戏曲,关于一场游园惊梦。我爱这故事,却听不惯那莺莺语语,在室友身边昏睡过去。醒了发现快要散场,对我而言也是一场惊梦。


倏忽一两载,却再也回不去。
只感觉,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有时觉得生活超级可爱,

有时又觉得自己和生活都是丧逼。

今天说了很多的话

虽然真诚

但还是有一点儿的浮夸

只因为我还在学校,就要帮别人各种跑腿、办非常琐碎的事情,心累。这次赶回杭州,是临时有面试的,不然就在家多待几日了。

不是为了给你们跑腿,不想搭理任何人。

不知是因为昨天坐车时睡得太多,还是因为非常紧张今天下午的面试,整夜都没睡好。零零散散只睡了三四个小时。

早晨又爬起来拿着五套学士服(仍是跑腿…)去老师办公室。其中一套丢了帽子,我无法回答,只能说谁谁当时拍照时就没有带帽子,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但看起来,这个错误就是我的了。

#吐槽出来,可能就好了。

“大概  是因为你早就离开  而我还很爱”

对着空气如是说。

屋里的玻璃都起雾了。

而你再也不会回来。


——突然想起

ok,想开始系统学习ps、pr类软件了。

该断网一段时间了。人浮于事。

不用太关注别人

我还是想放心做自己

地铁里的蒙太奇

杭州的地铁很少是地上铁。

待了两年,早就习惯站在人群中看漆黑的窗外。

偶尔也能看到反光玻璃中的自己。

直到前几天第一次去临平,大概过了乔司站。

那个早晨地铁中突然就变得豁然开朗,是地上铁。

我靠近门旁看窗外,对外界的陌生没有任何感觉。

昨夜悄悄落了雨。

早晨匆忙抱着昨晚跑去买的花和雨伞出门。

空气有点凉,却让人讨厌不起来,甚至非常喜欢。

地面湿漉漉的,香樟反而显得更绿。

在玉屏洲门口过红绿灯,发现天空是层层叠叠的灰色。

站在去临平的地铁上,没戴眼镜,隔着一个车厢看着对面窗外。

暗暗的,或低或高的房屋、商场、车位、花园、树、荒芜快速地逝去,车厢不时颠簸和扭曲,彷佛眼前...

总会有最好的安排

© R. | Powered by LOFTER